华东理工大学新闻网

05-28 新闻

  从上海人民广场驱车南下,至奉贤五四村,足足60公里,再往前一步便是杭州湾。极端边缘的区域位置仿佛凝结了这个纯农业村——十数年来,这里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言说的变化,甚至城里人也没来过几个,村书记宋莉莉说。

  可在华东理工大学的一帮师生眼中,这里像是有挖掘不尽的宝藏。他们在五四村住了一次又一次,以村民为师,促膝长谈;他们把社会实践课堂放在五四村,一起动手参与乡村环境整治;他们甚至还自带干粮,给农村对接了许多过去根本接触不到的社会资源……

  去年3月,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熊万胜教授团队与奉贤区合作推进民政部农村社区治理实验区项目,并选择了在四团镇五四村设立观察点。项目的目的是以观察点建设为牵引,调研总结农村社区治理中存在的新情况新问题,探讨有效路径和应对之策。

  一项硬任务,就这样把高校的教授、博士、硕士生们与一座偏远的小乡村联系在一起,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料想不到。

  第一次驻村调研,4天3夜的时间,青年教师马流辉带着两名博士、四名硕士,走访了近30户村民家和通晓当地历史发展的老一辈,把五四村的人、地、事、物摸得一清二楚。

  表面看,这是学者在探究农村,可马流辉却从中看出了别的端倪——村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宋叔,师生们借宿的那家房东,不止一次调侃着说,这些天,我就像个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面对教授、大学生,多数村民会自然流露出惊讶,甚至惊喜的表情,他们没想到,自己也能成为高校老师的老师。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给无声者的‘赋权’。马流辉说,五四村长期是封闭的,没有外人对村民的生活这样感兴趣。可当这样一群他者闯入,认真倾听每个人的声音、故事、看法时,村民开始建立起对村庄和自我价值的认同感。现在,老百姓会时常骄傲地表达,五四村是个特别了不起的地方,连高材生们也愿意常来呢,人心便愈加凝聚在了一起。

  上海乡村振兴,团结人心是基础,导入人才是关键。马流辉告诉记者,而今的大学生,与农村的距离太远,只有通过学科培养,让他们贴近、了解农村,才有机会成为将来参与乡村振兴的人才。按照全球的经验来看,在中国这样人口超两亿的大国,城乡关系必然会长期存在,乡村振兴始终是核心议题,让大学生走进农村,是势在必行的国情教育。

  而今,华东理工大学的师生已成为五四村的常客。宋莉莉告诉记者,他们除了来调研,还会以班级形式组织社会实践活动,帮着村民干农活,参与环境整治。有些熟门熟路的,都不必跟我打招呼,一头就扎进了村里的爷爷奶奶家,很受老百姓喜欢。

  五四村委会旁,一座充满野趣的草坪公园常常变身周边年轻人的婚纱摄影取景地。当地百姓都知道,一年前这里还是长满杂草的废地,谁见了都要绕着走。可自从华东理工大学艺术学院青年教师林轶南带着几名学生现场踏勘后,这里一天天发生着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

  宋莉莉说,五四村长期缺乏产业支撑,是当地的经济薄弱村。早先生态环境整治中,隔着马路留出两片空地,一侧未经设计,简单种植了一些树和绿化,摆放了一组户外健身器材。另一侧本想找专业团队精心设计一下,却被市场上动辄十余万的设计费吓退。经马流辉的引荐,林轶南走进了五四村。

  做设计前先做口述史。与常规的设计公司不同,林轶南的设计工作从了解村庄的历史积淀、风土人情开始。长达数日的走访后,他们将调研中得到的红砖、青瓦等百姓家旧物一并引入场地建设,作为村庄对过往岁月的纪念;又结合村民实际需求,在公园中设计了步道、休息回廊、雨水花园和果蔬花园,既解决了过去荒地上逢雨则涝的现实状况,又保留了农村原汁原味的野趣。

  不久前,在五四村推进垃圾分类过程中,华东理工大学又将一家在市区从事垃圾资源化利用的社会组织介绍给了宋莉莉。这家社会组织提出,希望能够把郊区的农副产品作为垃圾分类绿色账户的兑换形式——市区居民通过垃圾分类获得积分,可以相应地换成乡下的新鲜蔬果,将两头的资源嫁接起来。如今,该社会组织已经组织了近10批闵行区梅陇镇社区居民,前往五四村菜农家现场采摘新鲜蔬菜。村民看到自己种的一畦青菜被‘哄抢’,都乐开了花,几次询问我,他们啥时候再来。宋莉莉说。

  面对当下农村生态环境日益改善的局面,马流辉主张以后生产主义时代定义乡村,他提出,要思考农村如何通过回应城市的需求,来创造自身价值。这套理论,宋莉莉耳濡目染。

  今年,五四村口道旁,200余亩土地因毗邻临港特斯拉项目,被划定为未来的汽车零部件高端工厂。土地尚在平整期,五四村人已经在动脑筋:如何通过宅基地流转等形式,让空置的农民房变成民宿、咖啡馆、小商超等,给将来汽车工厂里的白领、蓝领们做好配套服务。宋莉莉透露,一家长期开在上海衡山路上的咖啡馆店家甚至已经盘下了村里的一户宅基,准备近期开出一家乡村咖啡馆。而零星的民宿项目也在村里冒头。马流辉说,特斯拉落户附近的特殊机遇,让建设能吃、能住、能玩乐的乡村服务业态成为契合五四村发展的路径之一。

  不过,五四村的老百姓还不甘于此,我们不能只依靠外部的机遇,还要有核心的、可以依靠的产业基础。宋莉莉说。去年11月,五四村最大的专业合作社之一思贤农产品产销专业合作社首次引入种植藏红花。藏红花通常在11月下旬种植,来年5月上旬收获球茎,正好可以和水稻轮茬,提高土地利用率,增加亩均收入。

  五四村通过华东理工大学引入垃圾资源化利用社会组织后,思贤合作社更是进一步拓宽思路,辟出数亩土地进行肥力效果实验。而今,一垄垄田地里,一排植物施用普通化肥,一排施用由该社会组织通过湿垃圾堆肥发酵后的新型肥料。宋莉莉透露,这场实验背后就藏着一个五四村人发家致富的机遇。目前实验基本成功,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将湿垃圾转化肥料推向更大的市场。到时候,我们还会投入建设一座肥料工厂,并争取成为周边地区的肥料供应商。